今夜霧瑀飄散

灣家。在火星上找了一角落窩著。
喜歡文學與獨立遊戲

日常深夜憂鬱(1/1)
過了一學期,我還是答不出「何為文學」呵

我很失望妳對我頤指氣使,不,我可能用錯成語了。
妳或許是對的,妳的口氣嚴厲,妳說希望以前的那個成績很好的那個我可以回來。妳問我到底怎麼了,我語塞,然後只是請妳回去唸書準備妳的期末,無法再多解釋些什麼。
妳或許對我很失望,但我也一樣。
妳根本不理解我,聽起來夠中二吧?妳根本不了解我。
妳明明是我朋友,妳也說妳是我朋友,妳認識我這麼久。
妳明明是我媽,妳老是告訴我妳後悔把妳的人生拿來照顧我,因為毫無回報。
妳在期待什麼?妳投資大失敗了?我很不孝吧居然想出這種話。
大失所望吧,妳們要我檢討的,我應該檢討的,抱歉,我還是不知反省,把錯誤推給你們的不了解。
你們很垃圾知道嗎?你們或許很愛我,但你們還是很垃圾。
我今晚吃了五顆離憂哦,從來沒有過。但是為什麼還是沒有get high呢?這樣說會不會被當吸毒犯阿?
如果我吃掉一整盒呢?
對啊我逃避,我不喜歡走出痛苦,我喜歡當鬼,喜歡陰暗,喜歡自怨自艾。我就是看不起風光明媚,為什麼非要快樂?告訴我,為什麼非要走出來?
從四歲第一次記得痛苦,第一次想跳樓。你為什麼還要告訴我,我們家族都很樂觀,我只是一時發病?
我知道當我爸媽很辛苦,但當你們兒女也一樣;我知道作我朋友很辛苦,但作你們朋友也一樣。
懊悔我沒有辦法在18歲那時把自己了結掉,真的,因為這多活的一天又一天,都糟糕透頂。

宇宇生日快樂!!!🎂🎂🎂3個蛋糕夠他吃了吧~
沒有基礎的小渣渣,畫了10幾天的成品( ´ ▽ ` )ノ

未完成的宇宇…最近會發出來…
來對暗號!火星撞地球!

【長文】冬夜之思

三十萬年沒發文,決定來除草,不過這篇文章大概也不比雜草整齊。

聖誕快樂啊,儘管這節日跟我們的關聯,其實是如此薄弱的。
/
離開中山女高,差點忘了聖誕節對以前的我們來說有多麼的盛大了。
一袋又一袋的糖果,紅色的綠色的白色的卡片,跑到人家班級外邊找學姐找學妹找朋友,輔導室帶來的以班級為單位的小禮物,35元還是40元一包?
突然好像離我很遠。

事實上也真的很遠。今天已經是離開中山的第207天,不是整數,沒什麼特別的含意。
尋常的週一夜晚,我健身結束,回家經過警衛室,他遞給我一袋禮物,那當然不是警衛送的,我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名字。

如果不是妳,我根本不會記得今天是聖誕節呵。我幾乎要哭出來。
/
冬至那天,忘了為什麼,我久違的抬頭仰望,良久。
有星星,但是並不太晴朗,天空如此,記憶如此。
答不上來,天狼、參宿四,還缺一個什麼,才完整呢?我有點惶恐,對於天文的溫存,要冷了。翻了維基跟一些資料,手機裡已經卸載很久的星圖,星子連成了一些閃爍的面孔。

那年玉山很冷,可能2°C而已,可是血液沸騰著,確信那並不是剛從床榻上奄奄一息醒來的燒,跟每一次看著中山樂旗整場結束是類似的發燙。然後妳猜想,要是去火星,大概也是這麼燙吧。

閃爍的面孔當中,有些人拿著指星筆說過,
是南河三啊,小犬座的。

大概可能,胸口還是留有餘熱的。華峰的2000字報告,又揀了一句「月離於畢」寫上去。
/
昨夜我很睏,可還是打開YouTube 點了阿神的《返校》。如果從今年初上市日期起算,國內外的實況主相加,這已經是我第六次看了。

結果竟然還是有新發現。
孤零零的白水仙,一個人活著,好可憐、
忘記了,還是害怕想起來?
我雖弱小,但你曾說我可握筆如槍、
在那瞬間,成為堅定冷酷的愛國者、
白鹿予水仙,此生無緣,來世再會,致自由、
白水仙染上一河鮮血,只能如鐵鏽般凋零…

至今才明白,張老師辦公室中的形象他是乘著船的,他一直是芮欣的引渡人。輪迴的開頭,她都必須要找白鹿項鍊,她需要他給的勇氣,連最後,泛黃的紙飛機都成了芮欣救贖的契機。
原來白鹿一直在渡水仙啊,我恍然大悟。

我又一次給阿神留了很長的留言,有點莫名其妙。
返校像是我這一整年的起點,對遊戲的愛,對神神的喜歡,對生命的死灰復燃,從此處開始萌發。

遊戲夢…阿神在影片最後鼓勵了所有想從事相關產業的人。

你若說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,還有詩和遠方,我會說反之亦然。
文學,遊戲,電影,手作,什麼時候才能到達遠方。
/
凌晨用dotpict畫了一只無臉男,畫完已接近三點,丟到微博上,艾特了潘粵明老師--爬牆,明顯的爬牆。

有約莫一個月沒有聽到阿神那熟悉的鄰家男孩的聲音,最近的確只有華晨宇的音樂在循環。
我說,這像是一種,隨便允諾又旋即食言的輕浮。乏了、沒那麼愛了,這種事情,還真是讓人難以接受。隱約作痛,一個人撐傘走過大街時,洗澡淋浴時,照著鏡子時,分外明顯。

崇拜偶像的心態與戀愛其實沒什麼區別吧。
輕易說出口的愛,曾經說要支持誰一輩子,拿誰的照片當桌面,簡直太渣,對嗎?就像你在沒那麼熟的朋友畢冊上,寫說未來要經常聯絡一樣,嘘つき。

“看過花花的視屏中,最喜歡哪個?為什麼?”
臺灣分會審核群裡,這是審核管理問我的第17道問題。
/
越來越索然無味,我的生活,我的筆觸都沒逃過。對了,
《如果有一天我變得很有錢》,毛不易的歌,非常有意思。
“讓邪惡的人不再掌握話語權”。
共勉。
聖誕快樂,雖然已經過了。

最近又開始看《文學少女》的續集了,因為各種瞎忙與意外,距離上次閱讀見習生系列外傳,已是四個月之前了。最終,這部書在這幾天畫下句點。

那是關於女主角天野遠子畢業後,男主角井上心葉將溫柔與堅強延續給後輩日坂菜乃的故事。這部真的是我少數看過的,畢竟輕小說向來不在我的閱讀範疇。會迷上這個系列,完全是湊巧在漫畫人上先看了畫風真心糟糕的漫畫,被劇情所打動才勉強支持自己不中途離坑的。那時所看的第一季,是以文豪太宰《人間失格》改編。

我在泰國行之一有寫過,自己對於病態、憂鬱、妖嬈的作品毫無抵抗能力;同時,作家野村美月成功的將作品融合名著的手法,無疑是作為這些經典推廣的橋樑。我很喜歡將知識融合的各類文學,包含讀過的書籍、作者自己有所研究的符號學、本身可能同時是天文學專精的…總之,類似的書我愛不釋手。

況且以各種媒介為包裝,推廣事物,的確是比像什麼政府文宣之類更好傳達目標,讓平常人接受的方式。一如白色恐怖之於遊戲《返校》、又如競技歌牌之於《唐紅的戀歌》。

《文學少女》絕不只是一部輕小說,因為它將許多尋死之人的心境描寫的恰到好處,能與書籍產生共鳴,便是再好不過了吧。

突然很佩服在Lofter上看到的姐姐,似乎是一次性的將五天來台灣的遊記寫出來。而我,單只今天的旅程,我的金魚記憶便難以回想。

起的不算太早,無論是對於一個學生或者是一名觀光客,大抵是九點二十八。然而以剛從高三畢業的準大一來說,似乎又在正常不過了--儘管,我並不是遲於解脫的指考戰士。

從阿達叔叔家的大廳處,與門房雞同鴨講的用我的英文,母親的中文,以及她的泰文,耗費了一番努力,終於叫了計程車。

不得不說,確實有些喪氣和惱人,但自由行的有趣或許也在於這裡,所有變數與困難、迷路與被繞路、甚至是被多騙錢或者腸胃鬧水土不服,都是體驗之一吧。

但在與門房有些困難的溝通時,她的苦笑,突然使我想起了《刺蝟的優雅》的荷妮,那個有著不起眼外殼當作完美藏身之所,卻涵養富有的敵過整棟自詡上流社會之居民。

那時的我,絕對是被電影簡介所吸引的--一個尋死的十八歲少女,絕不會放過以將在十三歲生日自殺的女孩為開頭的電影。

「整個世界就像是個金魚缸」

啊是的沒錯。

「而我們所有人都只能在其中泅泳」

確實何其可悲!


哎呀,明明是遊記,卻差點當成心情日記在寫了。

回歸正題,由於今日的行程是七天中唯一買了跟團行程的,又是實際在泰國的第一天,手忙腳亂在所難免。在集合地附近繞了又繞,始終找不著,炎熱的氣候更使人上火,但比起台灣惹人厭的濕黏,似乎還是涼爽了不少。

找到導遊時,我們成了11名團員中遲到的那組人,雖然是預定時間之前,卻覺萬分慚愧。上了車後,發現同行的全是香港人,我問父親,你能聽懂嗎?他說只有部份能理解。那能用客家話跟他們溝通嗎?不行的,爸爸又說。莫名的,僅次於日語,從以前就想學廣東話,或許是因為一些粵語歌實在太好聽的影響。

說實在話,這個跟團的行程總結下來,並不是有趣的行程。我想起了親愛的地理老師,我們可愛的smart pei yu圖文作家在上本著作所說,「你問,好玩嗎?其實,並不是好玩與否的問題的」或許就是體驗吧,畢竟是短期的在一個陌生國度生活上一週。

鐵道市集,看著大量的遊客站在鐵路上頭,無論老外老中,個個拿起手機錄影。市集開在鐵道上,我以為挺危險的,然而攤販俐落的收傘,打包商品,往外退後,相比與緩慢的火車,確實是可愛的景象。而我認為更可愛的,是火車經過後,分流的人群再度合起,頓時歡呼的呐喊以及車下的我們與車上的旅客相互招呼的樣子,如果將畫面定格,為其下標題的話,就算寫的是嘉年華也不會有人起疑。

下午的安帕瓦水上市場,與10年前來的樣子相去甚遠,以前所賣除了會嘓嘓叫,類似樂器的木青蛙,還有香辣的泰國蝦之外,別無新意。但現在卻有各種不同的服飾、甜品、可愛小物與餐廳。雖然物價確實變高,但經濟上的可看性當然提升。

最後一個行程是夜遊湄南河看螢火蟲,在網站上的評價以此最高,點評都紛紛讚賞著光芒熠熠的景色。期待之情溢於言表。自從為了唸小學,離開成長的苗栗南庄蓬萊村後,我真的極少看過螢火蟲了。每年夏季為期兩週的繁殖季節,伸手即有兩三只無辜的綠光攔在手心,而沿途的河流處成群的光芒閃爍,竟有種螢光瀑布的錯覺。其量之大,在於即使人行於小徑,也會有幾隻犯傻的螢火蟲與你撞個滿懷或停佇在身上歇息。這本就不是需要數大才美的景色,卻因為如此龐大的數量而「波瀾壯闊」。

但是那般美景我卻不復得,唸書、考試,使得清明節祭祖都年年缺席,與南庄的螢火蟲竟闊別了足有七年之久。

因此我是滿心期待的,那些屬於乾淨的自然美景。

然而結果卻事與願違。或許是品種不同,這裡的螢火蟲屬於黃光,並且亮度較小,數量也不足稱「多」。不過在船位後座的香港人倒是頗為驚喜,可能香港開發的還是太早,並沒有所謂「鄉下」吧,而既然無鄉野,便無我那幼時經驗了。

就寫到這裡罷,經過又一天的時光,我目前只能想起這些了。

唉,也是,每次但凡有些感動,若不即時畫下或者寫下,金魚記憶的我便會忘記,也許有些會同深埋在落葉堆裡的遺失之物般,待風吹過的一天,感動才重見天日,就像順著血管流回心臟的血液,溫暖而祥和。




希望感動與溫柔得以延續,很久,很久。


2017.8.18

【救贖】

「如此美好的世界,如此良辰美景,赴死之人身上卻沾滿塵霜。一步步走向滅亡,宛如夢幻,猶如夢中,何其哀傷」

「然而死亡卻並非如此平和,」
「人根本不可能,簡單、美麗而甜蜜的死去。」
/
第一次挑戰這種風格,覺得腦洞真的不夠了…

文句節選自野村美月《文學少女》

【咖啡廳】
第一次貼這種感覺,復古…(吧?)
其實那天是去CWT46,但被我弄的很文青似的2333

【甜點舖】

“其實我最喜歡的甜點是抹茶跟巧克力哦”
“恩可是妳不是在減肥嗎?”

又是一些可愛但難用的貼紙呢(嘆氣